全本書屋>無敵強神豪系統>目錄>

第八百七十章 滅天斬道,人族崛起(大結局)

第八百七十章 滅天斬道,人族崛起(大結局)

小說:無敵強神豪系統作者:歲月流火字數:8695更新時間:2019-11-19 07:10:25

  

  “你是奧林匹斯神族的主神,我是人族的天帝,今日一戰就讓我們賭上兩族的氣運,來一場生死之戰。”

  季然傲然看著冥王哈迪斯,向他發起生死之戰。

  她的話讓各族妖孽都是渾身一震,不敢相信的看著人族天帝。

  不管是冥王哈迪斯隕落,還是人族天帝道消,對他們奧林匹斯神族和人族都是難以承受的損失。

  他們不是普通的主神和天帝,而是兩族年輕一代的主神和天帝,承載著兩族的這一世的氣運。

  他們若是隕落,幾乎代表著兩族這一世的氣運被斬斷。

  冥王哈迪斯面對季然發起的生死之戰,心中也是十分的凝重,飛快的推演著他們之間的實力對比,然后自信的笑道,“人族氣運不過是回光返照,大周天帝想要孤注一擲殺出一條出路的計劃恐怕要落空了,就讓我親手斬斷你們人族的氣運。”

  隨著他的聲音,太古之音傳遍天地:觸發生死之戰規則。

  七彩神光從天地間涌出,將兩人的擂臺緊緊封鎖起來,即使是帝級力量也無法擊破。

  各族的妖孽都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看來今天奧林匹斯的主神和人族的天帝只有一人可以離開擂臺。

  生死之戰正式開啟。

  季然面對冥王哈迪斯,不敢有半分掉以輕心,伸手一撫,身邊出現一個銅棺。

  眾人見到銅棺出現,都是眼皮一跳,人族天帝連棺材都準備好了,以示破釜沉舟的決心嗎?

  冥王哈迪斯瞳孔一縮,凝重的看著銅棺,心中一緊,認出了這副銅棺的來歷——太古至寶鎮世銅棺。

  一旁擂臺上的潘多拉看了看鎮世銅棺,又看了看季然,臉色猛然一變,難道季然就是青帝,鎮世銅棺中葬的就是青帝真身!

  也只有以鎮世銅棺鎮壓青帝真身的氣運,才能讓季然即擁有上一世的神通記憶,又被太古法則認可這一世的年輕一代。

  鎮世銅棺緩緩打開,青光照耀天地,讓七彩之色都顯得暗淡。

  一個絕美的青衣女子從鎮世銅棺中漂浮而出,立在銅棺上空,雙目緊閉,沒有半點生息。

  “你是青帝!”冥王哈迪斯冷厲的看著虛空中的青帝,震驚的說道。

  季然傲然說道,“沒錯,本帝就是青帝。”

  面對已經位列十二主神之一的冥王哈迪斯,季然知道以她的肉身和實力肯定不是對手,只有以青帝之身才可以將他鎮壓。

  各族妖孽聽到青帝之名,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眼中露出恐懼之色。

  他們大多人原本對這個名字還十分陌生,畢竟這個名字已經沉寂了數萬年。

  但因為季然以大周少帝之名登上太古妖孽榜第八位,各族才又重提青帝之名。

  他們才知道這個紀元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并不是出自太古十族,而是人族青帝。

  人族青帝晉升仙帝用了數萬年,比起三十二歲就突破到魔帝的羅睺在境界突破速度上可以說是遠遠不如。

  但主要是因為人族氣運被壓制,能突破到仙帝的都寥寥無幾。

  青帝真正讓人恐懼的是她強橫無比的戰力。

  當年滅天之戰,青帝面對天道的轟殺,還能獨戰十五天道圣人和數名萬族聯軍帝級強者,并且將那數名外族帝君盡數滅殺,十五天道圣人在天道庇護下才得以茍活。

  一戰威震太古萬族。

  太古十族能勝過青帝的也唯有幾位至尊主宰,但那個都是活了數個紀元的存在。

  這一個紀元,若論戰力,青帝稱的上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冥界之輪。”

  天地之中浮現出一道幽暗的光輪,在青光中肅殺寧寂,散發出恐怖的力量。

  冥王哈迪斯當機立斷,搶先出手,絕對不能讓青帝復活。

  季然只是靜靜的看著青帝,似乎對冥界之輪毫不在意。

  唰!

  冥界之光沖刷而下,天地幽寂。

  季然和青帝所在的虛空突然亮起一片青光,就像一個青色的巨蛋將兩人包裹起來。

  轟!

  冥界之光射在青色巨蛋上,流散四周,無法入侵半分。

  哈迪斯瞳孔一縮,“好強的防御!”

  他又連續施法強攻,一波波強大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攻擊青色巨蛋。

  天地響起一陣陣的轟隆聲,無窮無盡可怖的力量轟擊在青色巨蛋,始終無法破開半分。

  擂臺外的各族妖孽都看的心驚膽寒。

  絕對不是哈迪斯的攻擊不夠強。

  若是換成他們,恐怕一次攻擊就讓他們神魂俱滅。

  這到底是什么品級的防御至寶?

  季然無視哈迪斯狂轟濫炸的攻擊,靜靜的看著青帝。

  魂歸來兮!

  虛浮在空中的青帝猛然睜開雙眼,傲視九天的氣息瞬間將整個擂臺吞沒。

  而季然則是緩緩閉上雙眼,仿佛睡著了一般,飄進鎮世銅棺。

  “交出善惡果,可以饒你不死。”青帝威厲的目光看向哈迪斯,不容抗拒的說道。

  季然向哈迪斯發起生死之戰,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鎮殺他,而是為了他身上的善惡果。

  哈迪斯位列奧林匹斯神族十二主神之一,實力不容小覷,殺他也需耗費不小力氣,她還需要保存實力應對接下來的變故。

  “人族青帝。”哈迪斯瞳孔緊縮,忌憚的看著青帝說道,“想要善惡果,就讓我看看你還剩下幾成實力。”

  青帝以鎮世銅棺瞞天過海,但實力不可能恢復到巔峰狀態,而且青帝的目標竟然是善惡果,讓他也十分意外。

  “剩下三成也足夠鎮壓你。”青帝伸手一抓,遮天巨掌向哈迪斯鎮去。

  血獄破襲。

  哈迪斯也施展神通,血黑色的幽光沖向遮天巨掌。

  轟!

  遮天巨掌直接將血黑色的幽光抓住,燃起青色的火焰將之煉化,巨掌威勢不減的繼續壓向哈迪斯。

  哈迪斯臉色一變,獄門神諭,開。

  頓時天地仿佛打開冥獄之門,無數的邪惡氣息從冥獄之門噴出,天地響起一陣陣陰森森的魔音。

  青帝的巨掌穿過冥獄之門,像是進入了無垠空間,永無盡頭。

  轟!

  冥獄之門突然炸開,但青帝的巨掌威力也只剩下三四成,一掌將哈迪斯擊退數步,他身上的冥圣衣抵擋了剩下的大部分威力,并沒有受傷。

  哈迪斯驚魂未定的看著青帝,如果青帝所言屬實,只有巔峰時期的三成實力隨意一掌都這么恐怖,當年她巔峰之時將是何等的強********第一人,果然名不虛傳。”哈迪斯忌憚的看著青帝,此時他進退兩難,原本信心十足可以鎮壓大周天帝季然,誰知道季然居然和青帝一魂雙體,現在自己面對的不再是新任大周天帝,而是當世紀元第一大周天帝——青帝。

  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決斗,但是太古法則卻是默許了季然以青帝之身和他生死之戰。

  “冥神之輪,封鎮。”

  哈迪斯身前浮出一個巨大的黑色光輪,怒吼一聲,天地間的力量被瞬間卷入冥神之輪中,擂臺空間變成一片真空。

  封。

  整個擂臺空間的力量全部匯聚到冥神之輪,變成一條鎖鏈卷向青帝。

  “蒼生劍,來。”

  青帝不為所動,傲立在虛空之中,伸手一張,手中匯聚一柄古樸的長劍。

  長劍是以蒼生之力匯聚而成,一劍斬向冥神之輪。

  轟。

  蒼生劍的劍意斬破冥神之輪,繼續斬向哈迪斯,破開他的圣衣,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劍痕。

  “怎么可能!你在太古遺跡之中怎么可能調動蒼生之力?”哈迪斯不敢置信的看著青帝問道。

  太古遺跡隔絕外界,青帝居然可以抽調外界的蒼生力量。

  青帝漠然說道,“蒼生有靈,無處不在。”

  “咳咳。”哈迪斯被蒼生劍斬傷,自知若是生死之戰,最終死的一定是自己,疑惑的問道,“你想要善惡果?你告訴我想要善惡果的目的,或許我可以將他交給你。”

  青帝搖了搖頭冷聲說道,“剛才已經給你機會主動交出來,現在你只剩一個選擇,死。”

  哈迪斯臉色巨變,想不到青帝如此霸道,連給他緩和的余地都沒有,自己現在就算想交出善惡果保命也不行,唯有拼死一戰。

  “不好,天勢術!”

  突然,哈迪斯感覺四周法則紊亂,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他雖然位列十二主神,但畢竟是年輕一代,實力還未達到帝級,對上普通的低級強者有一戰之力,面對青帝卻是無能為力。

  “青帝,請饒冥王一命。”另外一個擂臺上的潘多拉見到哈迪斯陷入青帝的天勢術之中,知道再這樣下去,哈迪斯必死無疑。

  青帝看向潘多拉,微微皺了皺眉頭,以她的實力也看不出潘多拉的虛實,萬族妖孽中唯一能讓她感到危險的也只有潘多拉。

  潘多拉柔柔的聲音說道,“只要青帝高抬貴手,我愿意讓出這個擂主之位給你們人族,而且我保證沒有人敢上擂臺爭奪。”

  “答應她。”陸辰的聲音從虛空中傳來。

  各族妖孽都紛紛看了過去,只見陸辰從虛空中的黑洞緩步走回擂臺,而與他決斗的魔帝羅睺卻是消失不見。

  嘶——

  眾人都是瞳孔緊縮,倒吸了一口冷氣。

  怎么只有第二刀歸來,魔帝羅睺呢?

  各族妖孽都連忙查看太古妖孽榜,見到榜首第一妖孽是一個陌生的名字——人族陸辰。

  陸辰是誰?

  他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怎么成為第一妖孽了?

  眾人想到一個可能,又接著查找第二刀的名字。

  發現第二刀的名字也從太古妖孽榜上消失了。

  而第二刀卻是好端端的站在他們面前。

  那么只有一個可能——第二刀的真名叫陸辰!

  魔帝羅睺已經從太古妖孽榜上除名!

  死了!

  萬族年輕一代第一人,唯一的帝級妖孽就這么隕落了!

  第二刀和魔帝羅睺在他們的世界空間中大戰,萬族妖孽無法查看,并不知道具體的大戰經過。

  那過程并不重要,因為已經有了結果。

  人族第二刀鎮殺了魔帝羅睺!

  太古遺跡中的萬族妖孽震驚、恐懼、不敢置信。

  太古遺跡外的萬族也都更加的震驚。

  無數大能和無上巨頭都紛紛感慨,人族這一世要崛起了呀!

  天魔族的大黑暗天魔主見到自己的羅睺的名字消失,雙眼露出血腥的目光,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價滅了人族,絕對不能讓人族繼續壯大下去。

  大千世界——

  人族四仙帝收到天道令,正在猶豫不決的要不要出兵。

  現在已經是攤牌的時候了,是站在天道一邊,還是站到逆道者一邊?

  當他們看到第二刀的名字消失,人族陸辰成為太古第一妖孽。

  當他們看到季然的身份變成大周天帝,接著有出現一個備注“季然(青帝)”。

  他們瞬間明白了一切,也明白了應該怎么做。

  這一世,逆道者必能滅天斬道。

  人族必定再次昌盛!

  他們必須阻止這一場人族的大混戰。

  因為他們知道滅天斬道只是一個開始,人族真正的滅族之危來自太古世界。

  他們必須保存人族的元氣才能面對接下來的驚濤駭浪。

  咸陽城——

  秦帝看著太古妖孽榜上陸辰的名字,對身邊的一個美婦問道,“二妹,你說他會不會站在人族這一邊。”

  美婦一臉的寒意,冷冷說道,“不管他站在哪一邊,我也都不會原諒他。”

  若是蕭輕塵看到美婦一定會十分震驚,因為秦帝口中的二妹就是她的母親。

  混沌三神獸。

  祖龍、元鳳、始麒麟。

  秦帝是祖龍,他口中的二妹正是元鳳,也就是蕭輕塵的母親。

  蕭輕塵因為身上的人族血脈傳承自她的母親。

  其實不然,她身上的人族血脈是傳承自她的父親阿修羅王。

  太古十族之一的阿修羅族至高無上的王其實是一個人族,蚊道人的主人——冥河老祖,也被稱之為冥河教祖。

  洪荒紀元能稱為“教祖”,說明他至少有圣人的實力。

  ——————————

  潘多拉見到陸辰鎮殺魔帝羅睺,并沒有多少意外,而是柔柔的對他一笑,感謝道,“多謝第二圣人。”

  陸辰笑了笑說道,“你應該改口喊我陸辰了。”

  他沒在遮掩自己的真實身份,讓陸辰之名出現在太古妖孽榜之首,是給人族一個明確的信息:這一世人族的氣運在他們這一邊,而不是在天道一邊,讓他們有底氣做出最終的選擇。

  “多謝陸公子。”潘多拉改口謝道,然后對冥王哈迪斯說道,“你不是青帝對手,將善惡果給她。”

  她知道陸辰答應她的條件,青帝也一定不會拒絕。

  青帝看向陸辰,神色復雜的點了點頭。

  她現在是以青帝意志為主導,對陸辰還有一絲隔閡,無法做到季然那樣親密無間。

  冥王哈迪斯一年的鐵青,看了看潘多拉,收回滔天的冥力,將善惡果扔給青帝,然后默默的走出擂臺。

  生死之戰的雙方都同意解除決斗,太古法則沒有在阻攔他離開。

  “秀兒,你上擂臺。”陸辰對蘇秀說道。

  “我?”蘇秀愣了愣,有些不敢置信,她的實力是在太弱了,正常情況下誰都打不過。

  既然潘多拉小姐已經承諾了沒有人會去挑戰,那就一定不會有人來挑戰你,你放心的上去。

  “是師傅。”蘇秀乖巧的回答,飛向潘多拉的擂臺。

  潘多拉在蘇秀上了擂臺之后,依約認輸下了擂臺,然后柔雅的看著各族妖孽說道,“諸位請給我一個面子,不要上臺挑戰這位蘇秀小姐,如果諸位非要上臺挑戰,我也剩下一次挑戰機會,到時候一定會上臺請教。”

  她臉上雖然笑的柔雅,但話語卻讓有想法的各族妖孽打了一個激靈——強如天妖鯉一個照面就陷入昏睡,若不是有至寶“冰龍之心”的守護,后果不堪設想。

  若是換成他們,恐怕連認輸都來不及就被秒殺,打消了想上擂臺挑戰蘇秀的念頭。

  潘多拉回到冥王哈迪斯的身上,看向擂臺上的青帝說道,“善惡果又被稱之為厄運之果,帝君的實力雖然冠絕太古,但將它放在身邊也會在冥冥之中影響帝君的氣運,不知帝君要此果有何妙用?”

  青帝淡淡的說道,“等下你們就知道了。”

  然后放眼掃視萬族妖孽,似乎想看看還有誰敢上臺挑戰。

  各族妖孽觸到青帝的目光,都是打了一個寒顫,他們現在上去和送死也沒區別。

  此時七個擂臺,人族占了四個:陸辰、青帝、蕭輕塵、蘇秀。

  阿修羅族占了一個:風逍遙。

  剩下兩個擂臺由天神族羅伯特和焚天族的赤火霄占據。

  正當眾人以為七個擂主就這么確定的時候,陸辰突然對天妖鯉說道,“你上臺挑戰赤火霄。”

  天妖鯉點了點頭,想赤火霄所在的擂臺走去。

  赤火霄見到天妖鯉,臉色一變,忌憚的看著她。

  雖然前面一次是因為厄運之果影響了自己的發揮,但自己的幾個最強大的寶物全都毀了,實力大打折扣,對上擁有“冰龍之心”的天妖鯉并無必勝的把握。

  羅伯特見到陸辰讓天妖鯉挑戰赤火霄,長舒了一口氣,人族陣營只剩下一個洛天衡,實力還差了他一大截,自己這個擂主總算是保住了。

  “天衡,龍吟劍和鳳血劍凝聚了本帝和輕塵的劍意,你以三劍之陣挑戰羅伯特,可以一擊而勝。”

  青帝說完,手中的龍吟劍和蕭輕塵手中的鳳血劍飛向洛天衡。

  洛天衡手中的真武劍也脫鞘而出,三劍成陣環繞在她的身邊。

  她腳踏真武劍劍意所化的太極圖,龍吟劍和鳳血劍的劍意也化成龍鳳飛舞。

  羅伯特看著洛天衡向他走來,剛松的一口氣又提了起來,差點把他噎岔氣了。

  他臉色變了變,不由生出恐懼之心。

  洛天衡的實力確實不算什么,但是青帝和蕭輕塵的實力卻讓他十分懼怕。

  此時三劍的劍意融合在一起為洛天衡所用,青帝所說的一擊而勝,恐怕是會秒殺自己。

  他看著洛天衡一步一步的逼近,額頭沁出汗珠,雙腿開始發抖。

  咻。

  就在洛天衡跨入擂臺的一瞬間,羅伯特終于承受不住死亡的恐懼直接不戰而降,他實在是沒有勇氣用生命去嘗試三劍的威力。

  洛天衡成為新的擂主,各族心中百感交集,實力最強的寂寒衣和厲悠悠也沒了爭奪之心。

  實在是人族妖孽太過強勢,太古妖孽榜最初的十大妖孽之中,魔帝羅睺、古神通、鬼落無荒、摩云翅盡皆死在人族妖孽手中。

  他們能活著已經算是極為幸運,也沒有勇氣拿生命去試三劍的威力。

  至于其他普通妖孽更是沒了爭奪之心。

  洛天衡在擂臺之上看著各族妖孽,臉上一副躍躍欲戰之色,心中卻是慌得一批。

  在他進入擂臺之后,龍吟劍和鳳血劍的威力受到太古法則的壓制,空有龍鳳異象卻無威力,若是羅伯特有膽量和她一戰,一招就能揭破這個秘密。

  陸辰讓天妖鯉挑戰赤火霄而不是羅伯特也是有其原因,因為他看出羅伯特狂妄自大,卻是貪生怕死,肯定不敢冒險嘗試三劍的威力。

  有了羅伯特的不戰而降,加上青帝和蕭輕塵的威勢,其他妖孽也不敢輕易上臺挑戰,畢竟他們都是各族頂尖的妖孽,有著大好的前途,沒必要拿生命去嘗試。

  轟!

  沒多長時間,赤火霄不敵擁有至寶的天妖鯉,重傷離場。

  羅伯特、寂寒衣、厲悠悠都定定的看著天妖鯉,現在七個擂臺也只有天妖鯉這個擂臺可以爭一爭。

  他們三人還有五次機會,以車輪戰還有很大的機會,而且還可以讓其他妖孽上去消耗她的力量。

  三人商議了一番,先是派了天神族一個排在二十多位的妖孽上臺挑戰。

  天妖鯉冷笑的看著的上臺挑戰的天神族妖孽,全力催動冰龍之心瞬間將他冰凍,連認輸都來不及就被凍住了意識。

  秒殺!

  全力催動冰龍之心對她消耗很大,但效果也十分明顯,瞬間秒殺足以震懾那些普通的妖孽不敢在來挑戰。

  那些普通妖孽雖然比不上前十妖孽那么恐怖,但在各族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為了利益可以聽從各族領頭妖孽的吩咐,但還無法強迫他們送死。

  反正最終妖孽的名額肯定與他們無關,他們又怎么會為了羅伯特、寂寒衣、厲悠悠去冒上生命危險。

  三大妖孽見到眾人不愿意再去挑戰,只能由他們親自出手。

  連續五場大戰打的天崩地裂,羅伯特和寂寒衣、厲悠悠為車輪戰也未能打敗掌控“冰龍之心”的天妖鯉,全部用完兩次挑戰機會。

  此時的天妖鯉也是身受重傷,實力只剩下十之一二。

  有一個焚天族的排在三十多的妖孽見她身受重傷,上擂臺挑戰想要撿便宜,也被天妖鯉用盡全力催動冰龍之心秒殺。

  天妖鯉強撐著站穩身形,冷笑的看著萬族妖孽,似乎在告訴他們,我還有秒殺你們的實力,誰敢上來試試。

  各族妖孽知道天妖鯉已經是強弩之末,只要多挑戰幾輪肯定可以生生耗死她。

  但誰也不想第一個上擂臺挑戰。

  第一個上臺挑戰的,十有八九會被秒殺。

  他們誰也不想用自己的生命給別人做嫁衣。

  就這樣,天妖鯉等到時間結束都無人上臺挑戰。

  在太古之音公告她成為最終擂主之時,直接力竭暈倒。

  七個擂臺挑戰賽全部落下帷幕,人族六人全部獲得最終妖孽,剩下的阿修羅族風逍遙認定蕭輕塵是王女,也可以算是自己人。

  唰——唰——唰——

  天地降下七道彩光包裹七人,純凈的太古之力快速的修復他們的傷勢和提高他們的修為。

  等到眾人吸收完七道彩光,虛空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恐怖的威壓讓眾人心驚膽寒。

  陸辰、蕭輕塵、洛天衡、蘇秀、天妖鯉同時說道,“第二關,我棄權。”

  蕭輕塵說完,冷冷瞥了一眼風逍遙。

  風逍遙不由打了一個寒顫,也跟著說道,“我也棄權。”

  七人之中有六人棄權,全部被傳回各自的鎮壓,七座擂臺只有青帝一人傲然獨立。

  各自妖孽都是一陣疑惑,不過也都釋然,七個擂主都是同一陣營,把最終的獎勵給青帝也不那么奇怪。

  七座擂臺向中間移動,形成一個巨大的道臺。

  青帝傲立在道臺上,抬頭看向虛空中的漩渦。

  她的身邊飄出十八朵神花,以“陰陽天地人,五行八卦陣”排列,放出一道道絢麗的光彩將她包裹起來。

  善惡果也靜靜的浮現在她的身前。

  “十八天剎陀羅花。”潘多拉認出十八朵神花,驚詫的呢喃道,“還有善惡果,她想干什么?難道是?”

  潘多拉想到一個可能,震驚的看著青帝。

  傳說十八天剎陀羅花可以用來斬“善尸”,而善惡果又被稱之為“厄運之果”,除了可以影響人的氣運,還有另一個不為人知的作用——斬“惡尸”。

  十八天剎陀羅花和善惡果同時出現,讓潘多拉不得不多想,青帝很可能是想要斬三尸。

  十八天剎陀羅花和善惡果出現的一瞬間,天地風云突變,整個太古萬界同時響起太古之音。

  各族的至尊主宰紛紛出關看向虛空深處,瞬間臉色突變。

  有人要斬三尸成圣!

  成圣之路已斷,不知道多少個紀元沒有人證的混元道果成圣。

  是哪族的至尊主宰想要斬三尸成圣?

  他又有什么底牌有信心斬三尸成圣?

  各族的至尊主宰都各施神通推算,神光從太古宇宙一處處飛出,遍布整個天地。

  ——————

  道臺之上,鎮世銅棺再次開啟,季然浮立在青帝的身前。

  因為陸辰六人的棄權,太古遺跡最終的獎勵降臨到青帝和季然身上。

  無窮無盡的力量沖刷著她們的身體。

  十八天剎陀羅花和善惡果的力量也融合進太古之力中。

  青帝和季然的靈魂在兩人身體中不斷的互換轉移。

  當道臺上的力量達到巔峰之時,青帝和季然猛然睜開雙眼,兩人同時凝聚蒼生劍,各自斬向十八天剎陀羅花和善惡果。

  轟、轟、轟——

  太古萬界響起九道天雷,響徹整個太古宇宙。

  各族的至尊主宰都是一臉的凝重,他們的神識搜遍太古萬界,都查探不到是誰在斬三尸。

  “怎么可能?斬三尸這么大的動靜,怎么可以沒有半點氣息流露?”

  各族至尊主宰都感到十分的怪異,即使斬三尸之人神通廣大,也不能瞞過他們天羅地網的搜查。

  到底是誰,又是在哪里斬三尸?

  他們怎么也沒想到斬三尸的會是進入太古遺跡的年輕一代妖孽。

  太古遺跡隔絕天地,那些至尊主宰也無法染指。

  隨著青帝和季然的蒼生劍同時斬出,十八天剎陀羅花和善惡果的力量完全融入虛空漩渦中降下的太古之力。

  接著季然拿出一根通天藤,瘋狂的吸收太古之力。

  藤條不停的變長直沖云霄,肉眼已不可見它的盡頭。

  當漩渦中的太古之力全部被通天藤吸收,青帝和季然一起抓著通天藤。

  通天藤的藤條往虛空深處縮去,帶著青帝和季然通往大千世界的天道之所。

  太古遺跡試煉結束,一道道太古之光照在各族妖孽身上,帶著他們離開太古遺跡。

  陸辰回到陰司天域,身邊只剩下洛天衡,他們是各自回到進來時的地方。

  他抬頭看著虛空,青帝和季然將去斬掉她的“執尸”。

  滅天斬道解開人族身上的枷鎖,這是青帝的執念。

  這一戰是她的戰斗,外人無法插手。

  她滅天斬道之日,就是成圣之時。

  十五位圣人征伐逆道者,剛在路上,突然異變突起。

  他們身上的天道力量突然之間全部被天道抽回。

  這次征討逆道者,他們挾勢而來,氣焰滔天。

  突然的變故讓他們一陣心驚,連忙與天道溝通,卻是無法得到回應。

  十五圣人心生不詳,令大軍停駐。

  不多時。

  天地異象紛起。

  大千世界三十六天域到處都是天雷滾滾、狂風怒號,洪水滔天,山崩地裂。

  彷如末世一直持續了一個月,三十六天域突然下起一陣血雨。

  血雨中充滿了無盡的生機,讓萬物復蘇。

  每個人族都感覺自己的潛能力量都飆升了一大截,就仿佛脫胎換骨一般。

  許多人族的強者仰天長嘯,欣喜若狂。

  他們知道束縛在人族身上的枷鎖已經解開了。

  十五圣人面如死灰。

  天道隕,人族崛起。

  當大千世界的天道隕落那一刻,青帝也斬去了“執尸”,磅礴的力量涌入她的體內。

  青帝成圣,大道齊鳴。

  青帝帶著季然從天道之地歸來。

  她們的力量已經足以支撐一魂雙體,兩人可以同時存在不分彼此。

  陸辰和蕭輕塵在天塹之巔等著她們的歸來。

  青帝和季然一起向陸辰走去,三人緊緊相擁在一起。

  半響之后,陸辰松開青帝和季然,對三女說道,“人族的征程才剛剛開始,我們先回地球看小可她們。”

  “恩。”三女輕輕點頭,跟著陸辰返回地球。

  她們知道未來的路還很長,人族的即將面臨新的挑戰。

  大千世界的天道已隕,大千世界重回太古宇宙,沒有六圣封印的庇護,人族將直面太古十族的危險。

  新的希望,新的征程。

  人族要走的路還很長。

  (全書完)

  ——————————

  匆匆寫了一個大千世界篇的大結局,讓這本書落下帷幕。

  還有許多想寫的故事沒寫出來,但也只能如此了。

  這本書經歷了一年半,傾注了我全部的感情。

  一直看書的朋友也知道,我寫這本書最初的目的不是為了什么理想愛好,就是純粹的想賺錢。

  后來因為身體原因更新緩慢,一度斷更,又遇上了網文嚴打,書被封了幾十個章節。

  一封就是兩個多月,等解封的時候沒有多少人再看了,再寫下去還不夠電費,只能選擇完結。

  會看這一章的朋友應該沒有幾個,但還是要感謝所有支持過我的書友。

  是你們的支持讓我度過人生最困難的一年,萬分感謝你們。

  近期會寫一本新書,開始新的征程。

  最后再說一聲感謝。

  (百度搜索:全*本*書*屋*看更多好看的全本小說。)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七乐彩开奖号码 问道跑环怎么赚钱吗 苏会文3d预测 陕西快乐10分开奖 买大小单双的最好方法 玩竞彩2串1分析方法 彩票必赢宝计划软件 pk10五码34567定位法 南昌麻将手机下载单机 重庆欢乐生肖是真的吗 北京快3预测专家推荐号码 辽宁快乐12中奖金额 3d乐彩网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