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狂血兵王葉少>目錄>

第1111章 大結局

第1111章 大結局

小說:狂血兵王葉少作者:神七字數:8834更新時間:2019-10-08 07:28:21

  

  牧場的保安訓練場三年來已經培訓十期的學員,都有一、二萬人了,培養出去的學員可以說遍布了大江南北。

  可葉少卻越來越對辦訓練場沒什么興趣,全都交給韋陽高兵和吳靜他們去經營,他自己只是偶爾去看看而已。

  這天,他一個人開著車到了,也不知為什么就到了牧場訓練場去。

  剛一進訓練場時,突然在車里看到一群學員在教官的召集下如狼一般地從四面八方嘯集一起。那些奔跑的學員,竟然在遠處奔跑著拉出一道道殘影。

  他的腦子突然出現了一副畫面。

  畫面中,他陰沉著臉站在訓練場,對著正在訓練的三十名士兵狼嘯般地高聲喊道:“集合!”

  訓練場上立即刮起一陣旋風,那些剛才還在各種器械上做自我訓練的士兵,瞬間只能看到一道道殘影向他靠攏。

  那三十名狼一般的士兵,就是他們戰狼特戰隊的所有隊員。

  是他葉少魂牽夢縈的所在。

  哎,原來自己始終就沒能放下他們。葉少把車子停了下來,輕輕推開車門,下了車,朝學員們走去。

  “報告總教頭,訓練隊正在進行訓練,請指示!”帶隊的教官見到葉少朝他們走去,迅速整隊,然后朝他跑過來立正報告著。

  一切都是好么規范和標準,更讓葉少腦子里那三十個身影奔騰不已。

  葉少朝帶隊教官擺了擺手道:“和列。”

  “是。”帶隊教官迅速跑回隊伍里。

  經過十幾期的訓練培養,現在連韋陽、高兵他們那些第一批的老隊員都已經不經常在訓練場帶學員了,教官都是后面幾期學員中留下的任教的。

  葉少走到了隊列前,掃視了大家一眼道:“我說個事。”

  “叭——”

  所有的人就一個聲音,全都腳后跟一靠,站了個標準的立正姿勢。

  葉少點點頭道:“稍息。”

  “刷——”

  又是一個整齊的聲音,所有人的右腳朝右側伸出半個腳掌成稍息姿勢。

  葉少看得心里很滿意,腦子里更加不停地晃動著那三十個戰狼特戰隊員們的身影。

  “我宣布,我準備在近三期培訓出去的學員中精選出三十個人,打造一支精英班,由我自己來帶領。將采用世界上最先進最嚴酷的訓練方法進行。如果有愿意的在這三天內找你們隊長報名,然后統一匯總到吳靜那里。我會對報名的人員再進行一次嚴格的考核,只有通過嚴格考核的人,才能真正入選三十個精英班,接受為期三年的我的親自訓練。”葉少目光有力地掃了所有隊員一眼,突然提高聲音說道。

  所有學員聽得都是一愣,等反應過來后,立即噼里啪啦地一起激動地鼓起掌來。

  要知道,自從培訓班正式成立后,對外招生,葉少出現在牧場訓練場的時候一般只有兩次,一次是開訓典禮,一次是結訓典禮。

  他出場后,也只是簡單講幾句勉勵的話便又消失了。

  所有到訓練場來參加訓練的學員,都是沖著葉少名氣來的。

  葉少才是香雪公司牧場保安訓練場的招牌和靈魂。

  可所有的學員進了訓練場后,才知道,想要受到葉少的親自指點,那簡直有點做夢差不多。

  不過,他們發現對于指導他們訓練的教官確實功夫不俗,也才安下心來。

  然而,不能得到總教頭的親自指導,從訓練場出去后,多少都是會帶著遺憾的。

  現在聽到葉少竟然親自說要精選三十名做為精英訓練班,由葉少本人自己帶領訓練,而且訓練周期是三年。

  那意味著,葉少是想將精選出來的三十個人培養成跟他自己一樣厲害的人,也就是所謂的真正衣缽傳人了。

  這對于每個報名到這里來接受訓練的人來說,那都是夢寐以求的事。

  葉少離開后,葉少想從近期結業的學員中挑選出三十個人親自進行為期三年的培訓的消息,立即在整個訓練場傳開,也在往期已經結業出去的學員中傳開。

  短短的三天內,報名人數就達到了二千多人。

  葉少對那些人進行了嚴格的篩選,年齡最大的不超過二十歲,身高嚴格控制在一米七三到一米八三之間,當過兩年兵,接受過培訓隊三個月培訓,考核成績優異者。

  經過一番篩選后,二千多人只剩下不到五百人了。

  葉少又親自對那些人進行了殘酷的考核,又淘汰出局四百多人,只剩下七十三人。

  七十三人在葉少親自指導訓練的最初三個月訓練中又淘汰四十人,只剩下三十三人。

  又訓練了一年,又有三人被淘汰出去,只剩下三十人。

  能接受葉少完全采用戰狼訓練方式進行殘酷訓練一年而不被淘汰的,也就得到了葉少的承認了。

  葉少看著剩下的三十個,就仿佛看到了他的戰狼特戰隊的三十個隊員一般。

  從此之后,葉少對那三十個培訓隊員精心訓練,完全按照訓練戰狼特戰隊隊員的方法進行,嚴絲不茍,幾近絕情的殘酷要求,使三十個隊員在三年后完全實現了蛻化,成了一個跟戰狼特戰隊員一樣的戰士。

  此后,他們接受了雇傭去境外救人質,護送貨物,一次次圓滿順利地出色完成了任務,名氣越來越大,特別是一次到索尼瑪去義務解救出一批,經過多少支隊伍都無法海盜手里解救出的人質后,聲名更是大振。有人竟稱他們為戰龍。

  葉少知道后,覺得他出身戰狼特戰隊,怎么敢把自己退役后培訓出來的隊伍叫戰龍,趕緊要求隊員們不要自稱戰龍。但隊員都說,也應該有個自己的名稱才行,這樣外界就不會亂稱呼了。

  葉少想了想,覺得自己已經從戰狼特戰隊退役了,外界又稱他們為戰龍,為了怕以后有什么事會有損戰狼特戰隊的名譽,狼字也不敢用了,還是取了個龍字,結合自己退役的情況相當于是一種退隱,便定下隊名為隱龍。

  在多年以后,隱龍的名氣因為在各種救援任務中聲譽鵲起,甚至多次應戰狼特戰隊要求,配合戰狼特戰隊去執行任務,而且每次都完成得相當出色,震驚了將軍,竟然很賴皮地將隱龍整支隊伍收編了,成為與戰狼齊名的另一只赫赫有名的特戰隊。

  大局為重,豈能抗拒?葉少自然是沒話可說,但他自己已經退役了,又有家有口有老婆孩子,他也不想再回去軍隊去,就獨自留了下來,繼續陪著韓雪和兒子葉飛過日子。

  只是他閑不下來,便開始根據他帶領戰狼特戰隊征戰,自己訓練出隱龍戰隊的經驗,結合對一些高端的作戰理論進行了鉆研,經過十幾年后,竟然研究出了一套獨特的特戰理論。

  他為他的這套特戰理論取名為《龍魂》。

  若干年后,有人獲授《龍魂》理論秘技,又掀起一場正義與邪惡的爭戰,江湖再次飄滿了腥風血雨。此是后話。

  《狂血兵王》全書完。

  新書預告

  《狂血兵王》故事應該說是很完整,沒給大家留遺憾。多次單日銷售萬元、進入總榜前十等成績,讓我也覺得沒有遺憾。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陪伴,使我們一起歡樂了近一年時光。

  新書對《狂血兵王》有承繼性,如葉少創立的“隱龍戰隊”“龍魂秘技”、葉少兒子葉飛等等。大家看后就會知道。

  作為娛樂小說,舒爽最重要。

  新書還會努力將主角刻劃得更加狂野霸道,會比狂血兵王更加狂血的,希望讓讀友能從頭爽到腳。

  新書預計2017年2月底前依然在創世中文網QQ閱讀軍事類首發,書名暫未定,先奉上前三章讓老友們先睹為快吧。屆時還請多支持。

  以下為新書前三章內容

  第一章退婚

  “咣——”

  龍一被粗暴的踢門聲驚醒。

  他趕緊扭頭去看。

  幾個保鏢簇擁著一個暴發戶模樣的人和一個十七、八歲,楚楚動人的女子,已經走了進來。

  龍一摸著痛得難受的頭,看著他們問道:“柳叔,你們這是……”

  “龍一,我家老板說了,要你退婚。”一個管家走近龍一,將退婚協議書攤在他面前說,“簽字吧。”

  龍一頭痛欲裂,看著暴發戶道:“柳叔,這婚約是當初我父親救了你的公司,你自愿和我家訂的,怎么又自己想反悔?”

  “你們家破產了,誰還要你啊?快簽字吧。”管家蠻橫地說。

  我靠,敢對我這么兇?

  龍一揉著痛得要炸了似的頭,拔開管家的手怒道:“你算什么東西,給我滾出去!”

  “龍一,你發火也沒用。我女兒是不可能嫁給你了。你簽了字,我們就走。否則,后果你知道。”暴發戶對龍一強硬地說。

  龍一忍著頭痛,看著女子問道:“瑤瑤,你也想退婚嗎?”

  柳瑤低下頭,咬了下櫻唇,低聲道:“龍一哥,我家又將我許配給別人了。我……我沒辦法。”

  “誰敢搶我女人,我殺了他……”龍一暴怒。

  可一發怒,頭就更痛得厲害。冷汗從額頭上冒了出來。

  “就你現在這樣子,還想殺誰啊?人家一根小指頭就能戳死你。”管家恥笑道。

  暴發戶也一臉鄙夷道:“現在后悔當初去當兵了吧?好好的少爺不當,去當什么兵?要不是你去當兵,龍家也不可能落得今天這個下場。”

  龍一頭痛得要命,看著這些丑惡的嘴臉,恨不得給他們一人一拳,可他一點力氣也提不起來。

  “龍一,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趕緊乖乖地把字簽了。要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暴發戶威脅著,手一揮,后面兩個保鏢撲上來,分左右抓著龍一的胳膊。

  管家立即附和道:“龍一,你別以為你還能咸魚翻身。痛快點,把字簽了,免得難看。”

  “簽?老子簽你個王八。都給我滾!”龍一奮力想掙脫抓他的人,全身卻軟得跟面條似的。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不容他多想,一個保鏢將他的手按在了床邊,后面跟著又上來一個保鏢,拿著一把小錘子和一根釘子,對著他的指尖便往里釘。

  “啊——”

  龍一痛得大叫,差點沒暈過去。

  “柳大富,你怎么能這樣對龍少爺?”這時,一個老人走進來阻止道。

  “你是什么人?敢管我們柳大老板的事?”管家橫眉豎眼地對來人吼道。

  老人說:“我是龍家以前的廚子,龍一是我少爺。你們不能這樣對他。”

  “老不死的,你敢多管閑事?給我打……”管家氣焰囂張地怒吼著。

  柳大富攔著管家說:“哎哎哎,怎么說他也是龍家的廚子,讓他幫著勸勸龍一。”

  老人道:“龍一受了傷,你們還想對他怎么樣?”

  柳大富堆起笑臉假悻悻道:“龍一是你少主人。他家現在破落了,他又把自己弄得腦子不清楚。我家瑤瑤這么水靈漂亮,再嫁給他怎么合適?你幫著勸勸,讓他把這退婚協議簽了。免得受罪。”

  老人怒道:“柳大富,當年你的公司要破產,是龍老爺出手救你的。你女兒和龍一的婚事,也是你自己提出來的,現在龍家落難,你不但不拉一把,還跟著落井下石,你還是人嗎?”

  柳大富立即變了臉說:“我和龍家的事,要你多嘴?你要么勸他簽字,要么滾。再啰嗦,我回頭把你這小店給燒了。”

  “唉,柳大富,你真是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廚子嘆著氣,回過頭來勸龍一道,“少爺,這樣的人家,你就是和他們結親又有什么用。簽了字,讓他們滾吧。我相信,龍家只要有你在,就一定能夠東山再起的。”

  龍一摸著發痛的頭,看向柳瑤問道:“瑤瑤,我再問你一句。你真的想退婚?”

  柳瑤看了眼龍一血淋淋的手指,咬著嘴唇,點頭說:“對,我想退婚。”

  “好。我發誓,不用兩年,你們一定會后悔的。”龍一憤怒地說道,“拿來。”

  管家立即將協議和筆遞給龍一說:“簽吧。”

  龍一抓過協議看也不看,拿起筆刷刷刷簽上了大名,擲還給管家怒道:“滾!”

  管家趕緊遞給柳大富看。

  “哈哈哈……真沒想到這么簡單就到手了。太好了。我們走。”柳大富激動地揮著大手道。

  管家搖著尾巴,跟上柳大富走了。

  柳瑤看了眼龍一,眼眶發紅,也轉身跑了。

  “呸,狼心狗肺的東西!”廚子對著柳大富后背,狠狠啐了一口。

  回頭看到龍一朝床上倒去,趕緊扶住他說:“少爺,你都暈過去四天四夜了,滴水未進。我去給你做點吃的吧。”

  龍一看了一眼四周,有氣無力道:“我怎么在這里?”

  “你被車撞暈過去,送醫院搶救,醫院說沒什么大礙,就把你送到我這里來。”廚子說。

  龍一恍惚記起來了。

  他因為用槍托把殺死戰友的俘虜給活活砸死,被開除了軍藉,回到地方女校當保安。

  那天,他在執勤時,突然看到門口一輛失速的轎車朝一個女生沖去。

  女生花容失色,驚恐地尖叫著。

  他沒有多想,立即沖過去將女生推開,接著聽到砰的一聲巨響,他的身子飛了起來……

  “嗯,你扶我起來。我到外面吃。”龍一想明白了,便說道。

  “好。”廚子趕緊去扶龍一。

  到了外面,龍一推開廚子說:“我自己走。”

  “那你小心點,我馬上給你做吃的來。”廚子轉身進了廚房。

  龍一搖搖晃晃地走到一張桌子前想坐下。

  沒想到腳一軟,身子一歪,撲倒在鄰桌美女身上。

  “啊——”

  美女驚叫著想掙開龍一的手,哪想龍一緊緊地抓著她胸前高聳的地方不放。

  “你這個流氓,想找死嗎?”美女嬌顏失色,大怒道,“來人啊。把他給我銬起來。”

  外面立即沖進兩個穿黑西裝的男人,撲過去將龍一雙手倒剪,掏出手銬,咔地將他銬上。

  第二章軍情處

  廚子看了,趕緊從廚房沖出來攔住他們說:“哎,你們不能……”

  “別妨礙我們,要不然把你也一起抓走。”美女拍桌而起。

  美女低頭看著胸前兩座高高聳起處的白襯衫上,兩大片污漬還帶著血跡的手印。

  頓時滿臉緋紅,怒不可遏地接著吼道,“帶他回去好好教訓。敢跟我耍流氓?我要讓他一輩子都后悔。”

  “他好像暈了。”一個西裝男說。

  “暈了?我看他是裝死。把他拖上車,帶回去。”美女氣咻咻道。

  車子開進了一個由士兵戒備森嚴的軍營里。

  來到一棟樓前,美女讓倆個西裝男將龍一從車上架了下來,進入一個房間。

  “還在裝死?”美女看著倒在地上的龍一,在他身上踩了一腳怒道,“給我坐起來。”

  一個西裝男道:“葉上尉,他不是裝死,是真的暈過去了。”

  美女這才蹲下來,摸了一下他的脈博道:“氣息很弱,這人難道是得了重病,還是幾天沒吃飯了?去倒杯水給他灌進去。”

  一個西裝男過去拿了杯溫水過來,美女接過去,用力將龍一嘴巴掰開,將水灌了進去。

  “咳咳咳……”

  龍一被嗆得連連咳嗽著醒轉過來,正想開口罵,眼睛一睜,目光正對著蹲在那里居高臨下的美女裙下。

  ****一覽無遺。

  龍一張開嘴,再也合不攏來。

  美女順著龍一目光看去,臉色倏地一紅,將杯子里剩下的水一古腦全沷到龍一臉上,最后還把紙杯也砸了過去,才揪著龍一的衣領,將他提起來怒道:“真是條大色狼,在小飯館你抓了我一身,現在還敢偷看我……”

  “哧哧……”

  倆個西裝男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么笑,都給我出去,把門關上。”美女狠剜了倆西裝男一眼怒道。

  倆西裝男趕緊溜出去,將門關上。

  “給我坐好。”

  美女將龍一拉到一張桌子前,按著他坐到椅子上,自己坐到了龍一的對面盯著他問道:“說,

  叫什么名字?”

  “龍一。”龍一有氣無力地回答著。

  “為什么對我耍流氓?”

  龍一渾身乏力,頭趴到桌子上,斜望著美女高聳的胸前道:“我想吃……”

  這混蛋,到現在還敢對我這么無禮。老娘拍死你。

  美女見龍一雙眼看著她的胸泛著光吞著口水,還說想吃,覺得這人真是十足的無恥下流。

  低頭又看到胸前那帶血的爪印,一時怒火攻心,揮起手一巴掌便想朝龍一拍過去。

  龍一卻又繼續有氣無力地說道:“我真的好餓,給我點吃的吧。”

  說完,頭一歪,又暈了過去。

  美女怔了怔,推了推龍一說道:“喂,你又裝死了。”

  發現龍一真的又暈過去,便朝外面喊道:“你們給我進來。”

  倆西裝男忙又跑進來問道:“葉上尉,什么事?”

  “你叫軍醫過來給他看看,別讓他暈死在這里了。”美女有些擔心地說。

  一個西裝男很快跑去叫來了一個軍醫。

  軍醫為龍一診斷一番,給龍一打了一針。

  然后對美女說:“葉上尉,他發低燒,更主要是餓暈了。我已經給他打了退燒針,再弄點東西給他吃應該就不會有事了。”

  軍醫走后,美女圍著龍一轉了一圈,對西裝男道:“去弄幾個饅頭過來給他吃。”

  一個西裝男趕緊跑到食堂去拿來了一盆饅頭。

  美女拿過一杯水再次澆在龍一臉上,見他張開眼,抓了一個饅頭便塞進他嘴里怒道:“快吃,吃完了老娘要好好審你。”

  龍一的嘴一接觸到食物,頓時來了精神,搶過美女手上的饅頭狼吞虎咽了起來。

  龍一一口氣吞了五個饅頭進去,搶過美女手上的水杯,咕嚕嚕地喝了一大口水,又接著吃。

  不一會兒時間,一大盆饅頭便被龍一一掃而光。

  龍一又自己去倒了兩杯水喝完,這才拍著滾圓的肚子,伸了下懶腰道:“哎,真是人是鐵,飯是鋼,一餐不吃餓得慌啊。這下終于舒服了。”

  然后才認真看了一遍四周,最后把目光落在美女身上,驚訝道:“咦,我怎么在這里?這是什么地方?”

  “這是軍情處,你還不老實一點。”一個西裝男對龍一斥道。

  “軍情處?軍情處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沒聽說過?”龍一皺了皺眉頭。

  “要你們多嘴。出去。”美女秀媚微蹙,朝倆西裝男揮了揮手。

  倆西裝男趕緊又溜出去,把門關上。

  美女過去揪著龍一的衣領,將他拉過去按在椅子上,再次審問著他道:“燒退了,吃飽了,來精神了是吧?來精神了就回答我的話。你到底是什么人,敢這么大膽對我耍流氓?”

  “對你耍流氓?我有嗎?”龍一一頭霧水,滿眼迷茫。

  美女怒道:“你看看這是什么?”

  美女指著自己的胸前,盯著龍一怒問。

  “胸。”

  龍一用手指剔出牙縫里塞著的饅頭渣,咽了下去說,“不就32C嘛,有什么好看的?”

  “啪——”

  美女兇狠地拍了下桌子吼道:“我讓你看上面的手指印。”

  龍一這才明白過來,便又湊到美女胸前仔細看了看道:“對啊,這上面怎么有手指印,這誰這么大膽敢抓你這里啊?真是罪該萬死。”

  美女揪著龍一的頭發,將他提起來怒道:“你給我裝糊涂是吧?說,為什么要對我耍流氓?”

  龍一一臉迷茫道:“聽你的意思是我抓的你嘍?我怎么就不記得了?你別急,我再仔細看看。真要是我抓的,我一定承認。”

  龍一說著,伸出手便朝美女胸前又抓了過去。

  叭——

  美女迅速將龍一的手打開,臉紅紅地怒道:“你還想再抓啊?”

  龍一咽了口口水道:“不是,我這不是比劃著看看是不是我的手掌印嘛。我真是記不得了。”

  “你……信不信我一槍斃了你。”美女從抽屜抓出一把槍,咔啦地將子彈推上膛,頂在龍一腦袋上。

  龍一伸手將槍拔開道:“小心,會走火的。”

  打了個飽嗝才接著說:“美女,如果真是我抓的,那也不是故意的。就你這小胸,不會是我的菜。”

  “你——”

  這混蛋,還敢侮辱我。

  美女肺都快氣炸了,揮起手又想甩龍一巴掌。

  第三章槍槍十環

  “報告!”門外有人大聲喊道。

  美女狠狠地剜了龍一一眼,放下手道:“進來!”

  一個士兵推門走進來道:“報告葉上尉,射擊訓練開始了,隊長讓你替他去指導。”

  “知道了。”美女沒好氣地說。

  士兵轉身走了。

  美女瞪了眼龍一道:“看你還裝瘋賣傻,一會兒有你好受的。”

  抬起頭朝外面喊道:“你們進來把他拉出去等我。”

  倆個西裝男趕緊又跑進來,一人一邊架起龍一便將他拖出門去。

  不一會兒,美女換了一身上尉軍銜的迷彩服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對倆西裝男道:“把他一起拉到訓練場去。”

  迷彩越野車很快將他們拉到靶場訓練場。

  “立正——”

  訓練的士兵們見到美女過來,一個少尉排長立即大聲喊道。

  剛才還散漫地站著的士兵一下都挺直腰桿,雙手中指貼緊大腿褲縫,筆直面向美女立正站好。

  “報告葉上尉,訓練人員已經準備就緒,請指示。”少尉跑到美女面前報告道。

  美女點點頭道:“開始吧。”

  又指了指龍一說:“哦,還有,一會兒訓練休息時間,你找幾個兵把這個人好好修理一下。”

  “是。”少尉又朝美女敬了個禮,轉身跑出去。

  跑到那些隊員身邊提高嗓門喊道:“所有人員都有,各就各位,準備射擊。”

  站在那里的士兵,一個個便跑到自己的靶位上站好。

  “笛——笛、笛。”少尉將胸前的哨子拿起來大聲地吹了個一長兩短的信號,告訴對面靶壕負責報靶的士兵準備射擊。

  接著左右兩邊小山頭上的觀察哨揮動手中小紅旗,用旗語表示安全。

  對面胸環靶下的壕溝里也伸出面小旗,打出可以開始射擊的旗語。

  “臥姿裝子彈——”

  少尉隨即又一聲令下。

  頓時,所有士兵全都臥倒。

  訓練場上響起了一片拉槍栓上子彈的聲音。

  “開始射擊——”

  很快,少尉又下了命令。

  “砰、砰、砰……”

  訓練場上槍聲四起。

  ……

  “報告,三號靶射擊完畢!”

  “報告,七號射擊完畢!”

  “十一號射擊完畢!”

  ……

  “驗槍……關保險……起立……向后轉……向前齊步走……立正……向后轉……蹲下。”

  等所有參加射擊的士兵都報告射擊完畢,少尉接二連三地喊著口令。

  按這些口令進行后,所有士兵都退出射擊位,走到后面十米遠的地方,整齊地蹲在那里,面朝靶場。

  “笛——”少尉吹了一聲長笛,將射擊警報解除。

  對面胸環靶下方的靶壕里立即伸出一個報靶桿報起靶來。

  “一號靶三十環,你怎么打的?沒帶眼睛來啊?”

  “二號靶二十七環,你眼睛瞎了?”

  “三號靶三十一環,你眼睛長丁啊?”

  ……

  沒有一個成績是理想的,少尉看著對面的報靶,氣得大罵。

  “讓他們換靶紙。”美女走過去對少尉說。

  少尉立即用口哨信號通知了報靶人員。

  一切就緒,美女拿起槍,就站在那里用立姿開槍射擊。

  “砰砰砰……”十發速射。

  “九十一環。”

  少尉看著報靶員報出的成績激動地喊道。

  “好——”

  全場的士兵聽了,都激烈地鼓起掌叫起好來。

  “就這個水平也叫好?”突然一個聲音很不合時宜地傳了過來。

  所有人都愣住了。

  美女轉身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見是龍一,秀眉微蹙道:“你說的?你懂射擊?”

  龍一挺了挺胸道:“對。要是我能打上十環,你就放我走。”

  剛才龍一可是聽得很清楚,這個女軍官要這些士兵修理他的。

  他才不會甘心被修理,就想到這個辦法。

  美女走到龍一面前,上下重新打量了他一番。

  “就你這熊樣,別說十環,子彈能挨上靶,任何條件我都答應。”美女軍官滿臉輕蔑,“少尉,通知做好射擊準備。”

  “你別后悔。”

  龍一等少尉說可以開始射擊了,便走過去,從地上隨便抓起一把槍,將裝滿子彈的彈匣瀟灑地拍進槍里。

  同時叭啦一聲,將子彈推上了膛。

  接著單手持槍,連瞄都沒瞄,砰砰砰連射十發。

  “十環、十環、十環……一百環,滿分!”

  少尉看著對面的報靶員把報靶桿連續往靶心指著,激動地喊道。

  龍一露出邪笑,突然抱起美女軍官,便朝訓練場邊上的房間走去。

  美女驚呼:“龍一,你……你想干什么……”

  龍一盯著美女起伏的胸前放浪地說:“你不是說我能打上靶,任何條件都會答應我嗎?雖然你在我眼里并不算漂亮,不過,看你應該還沒開封……”

  “放肆!”突然,一個蒼勁的聲音匕首般朝龍一背后擲了過來。

  龍一頭也不回地道:“這是我們倆的事,誰也管不著。”

  “立正——敬禮!報告將軍,新兵正在訓練。”可接著卻傳來了少尉緊張的喊聲。

  被龍一抱在懷里的美女上尉,也掙扎著扭頭朝后看去,歡叫道:“爸爸——”

  將軍,爸爸?尼瑪的,這什么鬼?

  龍一身子冷顫了一下,手一慌,將美女給扔到了草地上。

  “捆起來!”龍一身后蒼勁的聲音簡短、有力、威嚴。

  幾個士兵呼啦一下擁上來,將龍一按倒在地,拿繩子五花大綁了起來。

  龍一被押到少將面前。

  龍一掙扎著喊道:“你什么人?為什么捆我?”

  “叭——”

  少將身邊一個警衛走過來,朝龍一膝彎一腳踹過去,喝斥道:“這是葉將軍,休得無禮。”

  龍一腳一軟,跪到草地上。

  美女跑過來,拉著葉將軍道:“爸爸,你怎么來了?”

  葉將軍板著臉反問:“韻兒,這是怎么回事?”

  美女看了龍一一眼,抱著葉將軍的胳膊,晃著身子嘟著嘴道:“爸爸,沒什么。”

  “沒什么?他為什么要把你抱房間去?”葉將軍嚴肅地問道,“他是什么人?”

  “爸爸,我們真的沒什么嘛。只是開玩笑的。”美女繼續撒嬌道。

  邊上一個跟葉將軍過來的人,很快把情況了解清楚了,附到少將耳邊嘀咕了一陣。

  少將哼了一聲,將美女的手甩開,沉聲下令道:“把這小子帶到軍部關起來。”

  (請密切關注,2月底前一定上傳!)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七乐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