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劍誅江湖>目錄>

第1348章 休止符(終)

第1348章 休止符(終)

小說:劍誅江湖作者:q韋云字數:3346更新時間:2019-10-07 07:24:07

  

  而這也正是蘇陌寒勤奮練功的主要原因,因為他實在是太了解楊然了,要是他不把自己變得更強的話,實在沒有把握取勝于楊然。

  畢竟楊然一直就在隱忍自己的實力,以致于除了他自己以外,誰也不知道他的真正實力到底有幾分。

  總之蘇陌寒最后是在草廬勤學苦練了五天的時間,把自己所掌握的'一劍傾城'練到十成熟的水平,至于沒有掌握的那一部分劍譜內容,蘇陌寒也沒有時間再去臨時抱佛腳了。

  不過蘇陌寒除了將'一劍傾城'又熟練的掌握了一番之外,他還在自己自創的'凝劍訣'上也有了一個新的突破,之前不會的一些殺招也都大致能夠施展成形了。

  除此之外他用來保命的'五行逍遙腿'也被他重新拾了起來鞏固了一番,以及他最早自創的'疊陽九式'也被他改進了許多。

  所以蘇陌寒現在的水平不僅已經突破了頂尖高手的瓶頸,而且甚至直逼巔峰高手中級的水準了。

  若是再給蘇陌寒幾天時間的話,興許他再掌握'一劍傾城'里面的一招半式,甚至還能步入最厲害的巔峰高手頂級水準,到那個時候完全都有能力與岳千羽一戰了。

  若是讓蘇陌寒按照這種趨勢繼續發展下去,不出半年絕對可以成為新一代的武林神話。

  只不過蘇陌寒決意在赴了九頭山之約以后,便徹底的歸隱山野,不再去練什么武功,亦不再去過問什么江湖中的事情了。

  這一次蘇陌寒為了趕在約定的時間內到達九頭山赴約,一路之上都是換的最好的馬匹,并且他也沒有讓薛芊洛同行。

  畢竟薛芊洛已經懷有身孕,根本就不能再這樣奔波了,上一次趕去京城的時候,蘇陌寒就注意到薛芊洛身子非常的憔悴了。

  那時候蘇陌寒還不知道薛芊洛是害喜了,現在路程更加的遠不說,他又知道薛芊洛害喜了,因此自然而然不會讓薛芊洛同行的。

  而薛芊洛倒也沒有去跟蘇陌寒爭辯,一來是因為蘇陌寒說得也有道理,一切歸根結蒂還不是為了孩子好。

  二來薛芊洛擔心自己跟著會讓蘇陌寒有所顧慮,萬一因此而讓蘇陌寒分心輸了的話,那不等于是她間接害死了自己的父親嘛!

  三來薛芊洛覺得楊然就算再怎么狠毒,那也不至于為了蘇陌寒不肯報仇就去傷害蘇陌寒吧,所以蘇陌寒應該也不存在什么生命危險。

  因此薛芊洛有這樣三點理由說服自己,那她自然也就只能安心留在草廬好好安胎了。

  至于九頭山那邊楊然早已等待多時,原來蘇陌寒緊趕慢趕,最終還是貽誤了赴約的時間。

  主要還是他在草廬對薛芊洛實在太過依依不舍了,否則也不至于赴約的時間都給耽誤了。

  幸好楊然早在渝州附近的州郡都給蘇陌寒安排了休息的落腳點,所以蘇陌寒抵達楊然給他安排好的招待點以后,楊然那邊就已經知道蘇陌寒來了。

  否則楊然都已經準備撤回洛陽去了,那么他們這一場九頭山之約就唯有另改時間了。

  蘇陌寒在楊然安排的各個落腳點休息了兩晚以后,第三天的晌午時分,蘇陌寒便已經來到了九頭山的山腳。

  此刻九頭山下早就聚滿了前來觀戰的人們,這些人里面雖有許多是江湖中人,但大多還是當地的普通居民,因為他們很好奇當今大明朝皇帝要跟什么人比武,而還擺出了封山封路那么大的陣仗。

  只可惜這些想看熱鬧的人,只能懷著好奇心在山腳張望,根本就沒機會穿越防線去山上親眼觀戰了。

  而蘇陌寒提著劍一來到那些侍衛組成的封鎖線前,立馬就有人認出了蘇陌寒的身份,他們趕緊給蘇陌寒讓開了一條道路,示意只有蘇陌寒才能夠上山去。

  原來這些侍衛都已經被楊然特意關照過了,要不然他們怎么會認得出蘇陌寒呢!

  蘇陌寒緩緩朝著山頂走去,時不時還回頭看一看那些被攔在封鎖線外面的人。

  當蘇陌寒看到那些人羨慕的目光時,心中不禁覺得可笑,這些人居然會認為能夠進來是有多大的福分,而蘇陌寒對于這樣的福分,甚至都有一種寧可不要的沖動。

  蘇陌寒來到山頂九座高峰里面第三座高峰的時候,楊然早已在上面等候多時了。

  楊然看到蘇陌寒手中并沒有提著什么人頭,不免有些失落地說道:“你看來還是選擇了愛情,我還以為你遲到了三天,那是因為在殺岳千羽的事情上面給耽誤了呢,我這想法真是有些可笑啊!”

  “一點也不可笑,我這些時間都用在練武上面去了,我知道用道理說服不了你擯棄仇恨,那我就只能用勝利來說服你了。”蘇陌寒沒有多余的廢話,這句話的話音剛落,他手中的利刃便已出鞘。

  只見劍光一閃,一劍宛如天外隕石墜落一般,直點楊然胸膛而去。

  楊然看到蘇陌寒的出招便知道這一劍不太平凡,同時他也明白蘇陌寒求勝心切,居然一來就出狠招。

  而楊然自然也不會怠慢,畢竟這關系著他的報仇大計,所以他的手中劍光一閃,竟以一招'撥開云霧'將那一劍撩到了一邊。

  當楊然還認為自己已經輕松應對下了蘇陌寒的一劍時,豈料蘇陌寒赫然使出了'疊陽九式'中的'回光返照'。

  楊然觸不及防之下,背部被蘇陌寒劃傷了一道血口子。

  不過楊然也趁著蘇陌寒收招的時候,迅速一招'梅花三弄'擊傷了蘇陌寒的三個部位,只不過那三個部位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地方罷了。

  兩人就此各自罷劍,因為他們在那兩招之間,已然知道他們的實力不相伯仲了,就算再打下去也是兩敗俱傷的結果,誰也不可能輕易贏得了誰。

  他們可不想最終落得一死一傷的結果才肯罷休,畢竟他們的這一場決斗的意圖并不在決一生死上面,不過只是想分出一個高低罷了。

  現在他們高低難分,而真正的高手只要不是論生死,那也不需要去執著最后的一招半式了,只要一出手的起手兩招,便已經足以了解熟勝熟負了。

  顯然蘇陌寒和楊然已經戰成了平局,那一切的恩仇應該如何了結,最終也是誰也無法說服誰的了,關鍵還是在于楊然怎么看待岳千羽對他的恩情與仇怨,以及其中夾雜的那一點點岳千羽的苦衷了。

  最后楊然是怎么抉擇的誰也不知道了,因為數月以后岳千羽便神秘失蹤了,有人說他帶著瘋癲的岳語琴求醫去了。

  也有人說岳千羽是被楊然給殺了,只是白平劍派不敢聲張罷了。

  還有人說岳千羽和親生女兒相認,早已經去山野安享晚年去了。

  江湖也因為老一輩的隱退和各派實力的削減,暫時處于了一種休眠的狀態,這一切看起來都是那樣的一片祥和。

  可是江湖真的能夠平靜嗎?湖底真的沒有漣漪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就在大唐某個神秘的山洞之中,萬重山匍匐跪在韋冬升的腳下,字正腔圓地說道:“都主,西龍王已經解決,其他三位龍王為了爭西龍王的地盤已經打得不可開交,現在正是您重新執掌神都大權,橫掃整個江湖,成為武林至尊的時候到了。”

  “沒錯,本座有天下第一奇書'五行真經'在手,看這裊裊眾生誰敢不服,哈哈哈……”韋冬升的笑聲劃破死寂的黑幕,久久回蕩在洞穴之中。

  許久許久,韋冬升的笑聲才停了下來,接著用冰冷的話語說道:“就是不知道我的好賢弟現在怎么樣了,前不久還收到弟妹懷孕的消息,我這個當伯父的是不是應該給他們備一份厚禮呢?”

  “什么厚禮?”萬重山驚奇地問道。

  韋冬升淡淡道:“巔峰齋主陸天麟的項上人頭!”

  萬重山沒有再去多問,因為他知道韋冬升向來說一不二,所以他已經去想辦法取陸天麟的人頭去了。

  遠在千里之外的蘇陌寒不禁打了一個噴嚏,這個噴嚏把他從噩夢中驚醒了過來。

  夢里是賀星辰在找自己的腦袋,這不禁讓蘇陌寒想起了巔峰齋的那位齋主,他總覺得那位齋主就是偷了賀星辰腦袋的陸天麟。

  然而正當蘇陌寒在這樣想的時候,挺著一個大肚子的薛芊洛給蘇陌寒抱來了一個錦盒,說那是他們大哥韋冬升寄來的禮物。

  蘇陌寒揭開盒子的那一刻,整個人都傻眼了。

  與此同時,洛陽京都,楊然那邊正在訓斥巔峰齋的副齋主譚三刀道:“朕限你三個月內找出殺害陸天麟的兇手,否則你就自己提頭去給陸家人一個交代吧!”

  譚三刀是楊然實質上的徒弟,也是輔助陸天麟建立起巔峰齋的得力助手,他應承了一聲,便立刻退出了宮殿。

  楊然看著空空蕩蕩的宮殿,喃喃自語道:“江湖看來永遠不能平靜,巔峰齋的高手碑只是一道休止符而已,背后最大的暗潮應該就要來了。”

  江湖本就不會平靜,湖上漣漪永不停息,船雖可以暫時靠岸,但是唯有沉入湖底才會真正得到安息。

  最終蘇陌寒是否會卷進陸天麟被殺的陰謀之中,韋冬升這樣做的意圖又是何為,楊然能否橫掃華夏大地結束幾百年來的分割局面。

  這一切暫時恐怕都無法給你一個答案了,不過諸位看官要是對云少的江湖感興趣的話,可以去簡介里的書友群討論后續故事的情節。

  群里還有許多愛好武俠的小伙伴,歡迎志同道合的你也趕緊加入進來吧!讓我們攜手劍誅,拯救亂世下的武林!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七乐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