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絕品老板娘>目錄>

第一千零三章 帝君

第一千零三章 帝君

小說:絕品老板娘作者:白夜夢想家字數:3442更新時間:2019-10-06 07:01:46

   見到來人的樣子 之后,泰爾的臉色微微一變:“傅里葉教皇?”

  “你果然來了!”

  眼前的男人,長得并不怎么起眼,但是身著一襲金黃長袍,顯得十分坦然。

  “這么多朋友來我耶路亞哥看我,我自然需要出來見見咯。”傅里葉輕笑著說道。

  “泰爾,好久不見了啊,之前在西洲戰場的時候,我們可是還并肩抵抗過敵人的攻擊呢。”傅里葉似乎跟泰爾還有舊識,竟然在這閑聊起過往了。

  “不知道泰爾你今天帶著這么多國安局之人,來我教會圣地是干什么?”傅里葉笑道。

  “我們來你教會的目的,你自然很清楚。”泰爾淡淡回道。

  “哦?我要是說我不清楚呢?”傅里葉道。

  “哼,教會這幾年一直在擴張地盤,而后吸納無數異能者成員,壯大你們手下的力量,這居心何在?”泰爾冷聲說道,“你們的目的,就算是我不說出來,大家也能看的出來。”

  “這就是你的理由?”傅里葉眼睛微微一瞇。

  “泰爾,你根本沒有證據,就敢直接找上門來,這種勇氣還真是可嘉啊。”

  “只不過,你們膽敢在這里冒犯門羅大神的意志,我今天也定然不能放你們再離開這里!”

  傅里葉沒有想要再廢話寒暄的意思,在話音落下的瞬間,身形一閃便是直接沖了上來。

  首當其沖的,就是加里奧,他現在站在隊長泰爾跟傅里葉之間的路徑之上。

  加里奧臉色微微一變,體內的能量驟然涌動,第一個迎了上去。

  但是那傅里葉的右拳之上,一道圣光光芒縈繞著,一拳直直與加里奧碰撞在一起。

  “轟~”

  一拳之威,直接使得周圍天地失色,空氣風流都為之轉向!

  然而這一拳下來,加里奧的臉色便是大變,而后整個人狂噴一口鮮血倒飛而出。

  臉上也是漫出一絲苦笑。

  這家伙的實力太強了!

  自己跟他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而對方的異能明顯是一種奇異的異能能量,類似教堂之中的圣光制裁,這種能量精純無比十分駭人。

  見到這樣的場景,泰爾也坐不住了。

  他是刃小隊乃至整個國安局之中實力最強的存在,這種時候他必須要挺身而出。

  泰爾周圍的空間,緩緩波動起來。

  很快,他便是消失在空間之中。

  下一秒, 的身形便在傅里葉的身旁驟然出現。

  空間閃現!

  泰爾的拳頭也是隨之轟然迎來。

  “轟”

  只不過這傅里葉卻是一點慌亂都沒有,直直的迎上一拳。

  一拳下來,泰爾的臉色稍稍一凝。

  自己這是占了偷襲的先機,竟然跟這家伙也不相上下,這傅里葉的實力也跳過恐怖了!

  只不過還沒等他吃驚完,傅里葉的身形便是主動朝著泰爾壓了過來。

  “嗡”

  一道圣光直接被他催動而出,朝著泰爾打去。

  泰爾的臉色一變,也是趕忙催動體內的空間力量,反手迎上。

  但是那種空間的波動,明顯沒有這圣光之力強大。

  泰爾面前的空間,就像是鏡面碎裂一般,直接碎成無數碎片,而后那道圣光也是直直的砸到他的胸口。

  “噗嗤”

  泰爾面色一僵,而后一口鮮血也是噴了出來。

  兩招!

  傅里葉只不過是動用了兩招,便是直接將他干趴下了!

  這種實力之間的差距,直接給整個國安局陣營這邊蒙上了一種心理陰影!

  這怎么打啊?對面這不是人啊!

  “哼,刃小隊的隊長,不過如此嘛。”傅里葉輕笑著說道。

  與此同時,他一把攥住泰爾的脖子,而后將他提了起來。

  “今天,我就在這里殺掉你們刃小隊的隊長,讓你們知道,我教會并非是什么可以隨便招惹的!”

  傅里葉陰測測的話語,直接讓國安局眾人面色變得無比難看。

  這個家伙想要殺雞駭猴!

  “隊長!”露娜等人只能眼睜睜看著傅里葉的動作,卻是根本沒有阻止的力量。

  然而就在傅里葉即將動手之時,一聲異響卻是陡然在北邊的天際出現。

  “嗤嗤嗤~”

  像是雷云層生一般的摩擦聲音一般。

  眾人轉頭望去,只見到一道貫徹天地的紅色光柱,在北邊的山澤之間出現。

  而后,一個狂笑的聲音便是在天地之間回蕩起來:

  “哈哈哈!我成功了!”

  聽到這個聲音,國安局眾人頓時面色一滯。

  曹鵬?!

  那家伙怎么了?

  在眾人的視線之中,一個紅色的小圓點越來越大——直到近距離觀看,眾人方才看清,這是一個人的身形。

  “什么人?”見到這個身影,傅里葉下意識的生出一絲警惕之意。

  “曹鵬!”見到曹鵬的時候,露娜等人不由呆愣了好幾秒方才反應過來。

  這家伙之前不是早就消失了,而后說是要先來這里嗎?

  之前的大戰過程之中,露娜等人也在留意著曹鵬的動向,但是絲毫沒有察覺到他出現的痕跡。

  所以眾人很是疑惑,現在的曹鵬怎么突然以這種姿態出現了?

  “快點救救隊長!”

  不過眾人現在也沒有太多的心思疑惑曹鵬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會有這么癲狂的表現了,當務之急是救下隊長的性命。

  “隊長?”曹鵬看向那邊被暴打的泰爾,不由眉頭微微一皺。

  “這家伙什么人?竟然能夠這么輕松的打敗泰爾?”

  “這家伙是教皇傅里葉,實力十分恐怖!”旁邊維克趕忙說道。

  之前他直面傅里葉的圣光沖擊,差點嚇了個半死,對于傅里葉的實力有著更加深刻的認識。

  “哦?這個就是當代教皇?”

  曹鵬聞言,似乎頗有興致的看了傅里葉一眼。

  “你又是什么人?”傅里葉同樣也在打量著曹鵬。

  “我?我的身份你不用管,只不過有一件事情我得好好謝謝你。”曹鵬輕笑著說道,“你的賢者之石,效果的確不錯。”

  “賢者之石?”傅里葉的面色微微一變。

  之前他去克林宮找賢者之石的時候,可是發覺那東西被人偷走了,現在這個叫做曹鵬的又這么說,傅里葉心中頓時明白了些什么。

  下一秒,他的五官拼湊出一副無比猙獰扭曲的表情:“是你這個混蛋偷走了我的賢者之石?!!”

  “嗯。”曹鵬十分坦然的點了點頭。

  “混蛋!我要殺了你!”

  傅里葉嘶吼起來。

  那賢者之石乃是教會的秘寶,有著超強的效果和力量,如果有賢者之石在手的話,今天的傅里葉甚至都不用親自露面動手,只消催動整個耶路亞哥印刻下的煉金法陣,就能將這些入侵者給殺掉。

  可以說,失去了賢者之石的他,也就失去了一大半的力量。

  但是即使沒有賢者之石,他自認以自己的實力也能夠跟眼前的這群家伙抗衡了 。

  這個傅里葉顯然是失去了理智,右手猛地一揮,那泰爾便是被他扔了出去。

  而后整個人身子微微一低,下一秒便是朝著曹鵬沖了過去。

  “嗤嗤”

  他的右拳之上,濃郁的圣光波動幾乎化為實質。

  下一秒,右拳便是朝著曹鵬砸了過去。

  只不過曹鵬的右眼之中,那種濃郁的血色也是早就蔓延開來。

  “滋滋”

  身上似乎跳動著電弧一般,只不過詭異的是,這種電弧竟然是赤紅之色...這就是紅蓮雷炎的最終形態!

  紅炎和電弧的結合...

  自己異能的強度和威力,現在提高了已然不止一個級別。

  紅色電弧在曹鵬的右拳之上歡呼雀躍起來。

  而后曹鵬身子一顫,右臂便是直接朝著對方洞射而去。

  “轟”

  無與倫比的氣浪直接將周圍的一切席卷,即使是這種戰斗的余波,也讓人心驚膽顫,可以想象,在交火的正中心的兩人該是受到了多么強烈的沖擊...

  過了許久,氣浪方才消散一空。

  眾人趕忙看去,想要看看結果到底如何,到底是誰得到了最終的勝利。

  畢竟兩人的出手結果可是關乎著這次國安局跟教會紛爭的結局。

  只不過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場間卻只剩下了一個身形。

  曹鵬佇立在那里,原本在他對面的教皇傅里葉,竟然不見了蹤跡。

  “教皇呢?”

  旁邊的露娜好奇問道。

  泰爾眼神復雜的注視著眼前的一幕,最終悠悠嘆了口氣:“傅里葉...被曹鵬一拳打成渣渣了。”

  “什么!?”

  泰爾的話, 著實讓眾人驚駭不已。

  一拳下去,整個人都沒了?!

  這種實力到底是什么級別的!

  之前傅里葉出現,可是橫掃四方!直接將泰爾還有加里奧兩人秒殺打敗,而現在的曹鵬竟然連傅里葉都秒殺了。

  這...曹鵬的實力該達到了怎么一種實力?

  眾人望向曹鵬的眼神,已然充滿著熾烈。

  這種實力之上的超越與壓制力,對于這些以實力為尊的異能者來說,有著更加強烈的認同感和說服力。

  曹鵬感受著自己右拳之上這種澎湃的力量,心中也是不由感慨。

  自己前來米國的任務,總算是完成了...

  當初從華國古武島之變開始,自己便是踏入米國境內,而后開始一步步調查,直到現在,整個事情才算是水落石出,而且有了一個相對比較滿意的結局。

  曹鵬將教會的教皇給斬殺,這就代表著,直接碾殺了教會的最頂尖戰力,頂尖戰力一旦崩潰,那么普通的紅衣會和所謂的裁罰者就更加擋不住國安局的進攻了。

  所以說大局已定,以后米國門羅教會的影響將會縮小到一個很小的程度,所以他們謀劃的那些可能波及華國的陰謀,也將不復存在。

  曹鵬眼神微微聳動,而后說道:“你們不是一直很好奇,我的真實身份是什么嗎?今天,我就告訴你們吧。”

  他這話,自然是說給國安局眾人聽的。

  “我乃是華國帝君,曹鵬!前來米國的目的,就是蕩平教會這個 邪惡組織,現在看來,我的任務也完成了,也就沒有必要再逗留在米國境內了。”

  “帝君?!”國安局眾人都是十分驚詫的看著曹鵬。

  “拜見帝君!”

  這時候,不知道什么人率先喊了一句。

  緊接著就有人喊第二句:“拜見帝君!”

  “拜見帝君!!”

  一道道此起彼伏的聲音,在整個耶路亞哥小島上響起。

  這一天注定載入史冊成為傳奇。

  曹鵬的故事也注定永遠流傳、萬年不朽!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七乐彩开奖号码